反腐倡廉建设论坛 微博 博客 播客
    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改革发展

中国梦是干出来的 ——跟改革先锋学本领(一)

2019-01-08 16:06:07        中国纪检监察报

  “40年来取得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更不是别人恩赐施舍的,而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用勤劳、智慧、勇气干出来的!”

  40年风雨同舟,40年披荆斩棘,40年砥砺奋进。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天上没有救世主,地上没有现成路,是人类走出了路,创造了历史,铸就了光荣。

  “伟大梦想不是等得来、喊得来的,而是拼出来、干出来的。”

  勤劳篇

  “去问开化的大地,去问冰封的河流。”40年前的中国,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,国家建设百业待兴,面临着何去何从的艰难抉择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似突如其来的春雷,炸开了思想的桎梏,如恰逢其时的春雨,唤醒了大地的回暖。

  5000多年被暴风雨击打过无数次的土地,总能在灰烬中涅槃重生,一次次劫波与坎坷过后,勤劳智慧勇敢的中国人民,总能重新焕发生机,创造奇迹。

  黄土地走出的路遥,用颤抖的笔记下了改革开放的历史,在他的作品中烙下了时代的印记。从《人生》中的高加林,到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孙少平、孙少安,出身农村的知识青年,同命定的苦难抗争,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搏击,在城乡二元结构中奋斗。

  路遥把自己定义为农民,“像牛一样劳动,像土地一样奉献”,写小说并不比农民种地高贵,“它需要的仍然是劳动者的赤诚而淳朴的品质和苦熬苦累的精神,和劳动者一并去热烈地拥抱大地和生活”。

  《人生》获奖后,路遥立刻转向《平凡的世界》三部曲,准备工作耗费了3年,光长篇小说就读了100多部。为刻画1975到1985年那段历史变迁,他找来了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以及地区报、省报,逐月逐日查看;磨破了手指,只能用手掌翻阅。

  马云说:路遥的作品改变了我,让我意识到不放弃总有机会。无数青年将自己代入到这部伟大作品中,用奋斗改变命运,用双手创造幸福。

  定格在大屏幕上的杨善洲照片,背微驼,脸色黧黑,戴蓝帽子,穿蓝布中山装,双手粗糙,像一位地地道道的老农。

  杨善洲1951年参加工作以来,为发展地方经济、推动民生福祉作出了重大贡献。退休之后,他没有选择安享晚年,而是抓紧生命中最后的时光,一头钻进荒凉的大亮山,织就起几万亩绿荫,为乡亲开辟致富的道路,临终前把价值数亿元的林场经营管理权无偿交给国家,履行了“给家乡办一两件事”的铿锵诺言。

  “家乡有个小石匠,参加土改入了党,头戴竹叶帽,身穿百姓装,穿着草鞋干革命,创建了滇西大粮仓。一身泥一身汗,大官他不像,像什么?像,像个种田郎。杨善洲,杨善洲,老牛拉车不回头,做官一场手空空,退休又钻山沟沟……”李雪健一直记得这首2011年拍《杨善洲》时听到的当代百姓编的歌谣。

  桥梁专家茅以升说:回首前尘,历历在目,崎岖多于平坦,忽深谷,忽洪涛,幸赖桥梁以渡。桥何名欤?曰奋斗。

  幸福生活要靠奋斗创造,奋斗就是最大的幸福。改革开放是奋斗出来的,是一场实实在在的“勤劳革命”,“奋斗”二字是对40年改天换地、气吞山河的最好诠释。

  智慧篇

  中华民族精神的深处有着天人合一、万物和谐的信仰,又有着应时顺生、运用宇宙变化规律创造美好生活的基因。我们从不缺少梦想,也从不排斥变革。

  当古老而年轻的中国开门迎接世界,如何唤醒沉睡的活力,让勤劳的汗水浇灌出绚丽的花朵,把一张张蓝图变成入云的广厦?

  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。创新不是天才想出来的,而是现实逼出来的。天下事无难易,有志者事竟成。奇迹只能诞生于改造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实践。

  港口装卸自动化的创新者包起帆回忆,从他1968年进港工作到1981年短短十几年里,码头上死于木材装卸的就有11名职工,轻伤重伤的竟然有546人次之多!光嘴上讲注意,是免不了事故的,一定要从技术上攻克难关。

  1993年,包起帆研制的废钢抓斗在法国巴黎国际展览会上获得金牌,评委称赞:“他用一种非常简单的方法解决了要用复杂的方法才能解决的问题。中国人了不起!”

  在包起帆等人的努力下,中国集装箱RFID相关国际标准——ISO18186(2011)在日内瓦ISO中央秘书处正式发布,成为我国自1978年开始参与ISO活动以来,在物流、物联网领域首个由中国发起、起草和主导的国际标准。

  那一年罗阳到美国考察航母,甲板上战机像蜻蜓一样飞飞落落,机翼轻松地折叠收放。年轻的他急得想哭。军事代表的是高科技,千万难关和险隘横亘面前。

  世界航空武器装备高速发展的时期,也是中航工业沈飞任务最为艰巨的时期,作为多个型号研制现场总指挥,罗阳带领团队面对科研生产高度交叉并行的情况,集中力量开展重点型号攻坚决战。研讨设计方案时,他很少要求修改以降低制造难度,反而总是鼓励大胆设计:“你们怎样设计,我们就怎么干!”加工制造时遇到困难,他再去攻关。

  2012年11月,中国歼-15舰载机成功起降航空母舰“辽宁舰”,完成了我国国防建设的一次历史性跨越。
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。改革需要艰苦奋斗的精神,更需要富有想象力的创造性劳动。

  1993年的日本东京,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。科学家们提出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,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。会后,南仁东极力主张启动“天眼”项目,从此四方奔走,为这座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,燃烧了最后20多年的人生。

  天眼是世界上最大、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,可以接收到百亿光年外的电磁信号。与美国的“凤凰”计划相比,可将类太阳星巡视目标扩大至少5倍。中国射电天文学“黄金期”正在开启,越来越多的国际天文学专家加入中国主导的科研项目。

  南仁东的心中藏着诗意的构想。“如果将地球生命36亿年的历史压缩为一年,那么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分钟诞生了地球文明,而在最后一秒钟人类才摆脱地球的束缚进入太空无垠的广袤。”“让美丽的夜空带我们踏过平庸”是他的最后思考。

  2018年2月25日,2018平昌冬奥会闭幕式。24块近乎透明的“冰屏”,憨态可掬的熊猫起舞,冰上运动员领路,科技感超强的机器人同时启动……“北京8分钟”奉献了一台蕴含丰富中国文化、展现新时代中国形象的科技盛宴。

  勇气篇

  历史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。40年,既有一望无际的穿行,又有崎岖泥泞的山路,还有蜿蜒陡峭的沟壑,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披荆斩棘,到达梦想的彼岸,收获鲜花与掌声。

  改革开放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地上走出来的;不是一帆风顺水到渠成,而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;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,而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智慧才能实现。

  从来没有过岁月静好,只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。

  “贫穷不是社会主义”,小岗村鲜红的手印,丢失的钥匙重新找回,冰封的大地融雪回暖,留下了探索者的勇毅笃行。

  光明日报社的社史展厅内,珍藏着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的7张改样。被红笔圈圈改改过的痕迹依然清晰。

  1935年出生的胡福明,作为一名南京大学哲学系的普通学者,成为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。文章引发空前共鸣,开启了思想解放的闸门。最好的文章能在历史上留下印记。只有穿越种种语言的牢笼、思维的迷雾,你才能享受到发现的欢喜,到达内心的澄明。

  1979年,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工业区——蛇口工业区诞生了。从革命战争走出的“排头兵”袁庚,化身为改革开放的“拓荒者”“探索者”。亿万人民的创造伟力被释放激发。

  1997年,各地“抓大放小”之声不绝于耳,吴仁宝却提出:“大和小是相对的;大和小是分层次的;大和小是可以转化的。华西村要有自己的主见!既要‘抓大放小’,又要‘抓大扶小’,必要时还要‘抓小放大’。”

  改革需要革故鼎新的勇气,也需要守正创新的定力;既要敢闯敢试,又要善作善成。

  敦煌研究院,一座名为“青春”的雕像伫立其中——一位短发少女拿着草帽,身体微微前倾,彰显着年轻人独有的意气风发。

  16世纪中叶后,陆上丝绸之路衰落,敦煌莫高窟因长期无人管理而被荒废遗弃,任人偷盗破坏,神圣的艺术殿堂几成废墟。西方汉学家斯坦因、伯希和等掠走一批珍贵文物、史籍,敦煌学成为国际显学,中国学者却无处发声。

  1963年,北京大学毕业生樊锦诗到敦煌研究院工作。

  敦煌的石窟这么美,壁画、彩塑等艺术品琳琅满目。敦煌的研究环境却极差,没有栈道、没有楼梯,只能胆战心惊地走靠在一根长木头的左右两侧分别插入短木条的“蜈蚣梯”。房子是泥块搭建,没有电灯、没有自来水。交通不便,收到的报纸都是一周甚至十天之前的。

  1986年,组织上批准樊锦诗可以离开敦煌,她却拒绝了:“我在敦煌没做什么,难道就这么走了?”爱人彭金章为了支持妻子,离开一手创办的武汉大学考古专业,奔赴敦煌。真正的浪漫不是相濡以沫,而是心怀最美好的理想并矢志不渝共同为之奋斗。

  1987年莫高窟申遗成功。2014年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对外开放。今天中国已是敦煌学研究机构最多、人员最多、成果最丰硕的国家,在敦煌学研究上保持着持续发展的强劲动力。

  血沃中原肥劲草,寒凝大地发春华。

  时势造英雄,英雄造时势。无论是战争岁月还是和平年代,无论是身居庙堂还是远在江湖,无论是振臂引领还是孤独前行,总有事业需要心血去浇灌,总有信念需要生命去坚守。

  1974年,杰桑·索南达杰从青海民族学院毕业,毅然放弃去北京或留在省城工作的机会,回到了生养自己的治多草原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,藏羚羊绒制成的一种披肩“沙什图”成为欧美市场财富和身份的象征,最高价格达4万美元一条。利益驱使人铤而走险,可可西里栖息地厄运降临,藏羚羊从20万只锐减到不足2万只,被列为国际濒危物种。

  索南达杰先后12次深入可可西里腹地进行实地勘察和巡查,组建了我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队伍。1994年1月18日,索南达杰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袭击,在无人区与18名持枪偷猎者对峙,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被可可西里零下40度的风雪塑成一尊冰雕。

  2016年9月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将藏羚羊的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。可可西里藏羚羊从不足2万只恢复到了7万多只,今天的可可西里天更蓝、山更绿、水更清。

  伟大觉醒孕育伟大创造,伟大革命推动伟大飞跃。

  “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,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,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。”

  世界从来不是封闭的部落,而是有机的整体。人类在创造中前进,文明在变革中发展。穷则变、变则通、通则久。只有开放自信的文明,才会成就永恒的传奇。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。中华民族依靠改革创新走到现在,也必将依靠改革创新走向未来。

  改革无尽时,奋斗无穷期。(胡淼森)

 
 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CopyRight 2012-2019 www.cca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注册通用网址: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建设网,注册编号:20140507141455286
指导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
联合举办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廉政研究中心
京ICP备13028873号-2|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10701号
调研热线:400-856-6589|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3855905
本网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稿件须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本网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