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腐倡廉建设论坛 微博 博客 播客
    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勤廉楷模

植根于热土的眷恋 追记用生命诠释初心的纪检干部李夏(四)

2019-08-18 10:33:17        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国纪检监察报

\

  图为今年1月,李夏(中)在参加绩溪县委巡察工作中,与巡察组人员一同查看台账资料。胡跃敏 摄

  台风“利奇马”过后,高温卷土重来。

  8月11日是个星期天,午后,安徽绩溪高杨村贫困户汪少美夫妇出门散步。迎面走来的村干部神情明显与往常不同。

  “昨天,李夏书记‘没了’”气氛一下凝固。

  “你瞎说!”噩耗突如其来,汪少美心一沉,下意识反驳。腿脚不好的她身子后退两步,被身旁的丈夫搀住。

  “李夏这么好的人,老天怎么就……”回到自家敞亮的客厅,汪少美仍喃喃自语,眼光不时望向对面墙上的“精准扶贫措施告知单”,责任人一栏李夏的签名清秀有力。

  荆州乡纪委书记李夏的年轻生命,和他未完待续的事业一起,永远留在了这个夏天。

  未完待续的工作日记

  在李夏的办公桌上,他的《工作日记》永远摊开在8月10日这一天。上午略显忙碌,他写道,“召开‘三个以案’警示教育研讨会,通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,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相关论述……”

  这本日记再也没有了续篇。

  荆州乡纪检监察专员胡圣子第一次跟新领导见面,是在去年12月初绩溪县纪委举办的案件互审培训班上,那时李夏还没调任荆州乡纪委书记。“你好,我是李夏。”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热情招呼之后,便又埋首于案卷中。“话不多,很干练”是胡圣子对李夏的最初印象。

  去年10月才转任纪检监察专员,胡圣子的纪检监察工作经验几乎都来自李夏的言传身教——“纪检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”,是李夏最常说的一句话。

  胡圣子还记得自己写的第一份案件通报。“按照规定正文结尾才是‘主送、抄送’,我当时想当然把‘主送’写在了开头。”胡圣子以为只要内容没问题,个别技术性错误无关紧要,“李书记严肃批评了我,他说干纪委的工作连一个页码都不能有错。”

  一边是李夏坐在电脑前敲字,一边是胡圣子站在旁边观摩,文档打印好后两人再逐字校对……多少个加班夜,两人都是如此度过。一次次“小题大做”,使胡圣子懂得了什么叫严谨和规矩。

  基层乡镇是典型的熟人社会,村民之间难免沾亲带故,这为开展监督带来了天然的难度。打开乡亲们的心结,李夏的诀窍是真诚和耐心。

  一次,乡里一名党员因赌博受到党纪处分,乡纪委要去其家中送达处分决定。胡圣子记得,早上9点李夏第一次拨通了这名村民的电话,“他说自己在县城,正在往家赶。”可这一等就到了晚上8点,李夏也不生气,带着胡圣子直奔村民家,却迎面撞上了当事人。“李书记其实心里明白,但是他一进门就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‘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呢’,一下子化解了尴尬。”这名村民最终理解了纪委的良苦用心,接受了处分决定。

  除了李书记,同事们私底下更愿意称李夏“夏哥”。“他的笑容特别有感染力,总会让人想起一首歌——《爱笑的眼睛》。”在胡圣子记忆中,李夏下村时“步子总是迈得很快”,仿佛一刻时间也不想浪费。

  在《工作日记》的扉页上,有李夏写给自己的座右铭,“极耐得苦,故能艰难驰驱。”10个字,他说到做到了。

  难以了却的牵挂

  因为今年3月的一场意外事故,长安镇高杨村村民葛洪亮的头上仍能看到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疤。

  那是个漆黑的雨夜,葛洪亮走在湿滑的田埂上,一个趔趄倒在路边的水沟中,当场失去意识。在医院急救的日子里,昏迷一星期的葛洪亮并不知道,曾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前任村党建指导员李夏第一时间从150公里外的荆州乡赶来,和亲友一起陪她熬过了危险期。

  尽管已赴任荆州乡纪委书记,长安镇的2000多个日日夜夜,使这里的人和事成为李夏放不下的牵挂。

  他至今还留在高杨村村干部微信群里。“前段时间,我们在干部群里为葛洪亮发起了一个捐款。”高杨村扶贫工作队队长胡德新回忆说,“李夏看到后便给我微信转了100块钱,还特意交代让我一定要替他尽份绵薄之力。”

  从2017年6月起,李夏成为高杨村的村党建指导员。自此,一个美丽乡村梦就深深扎根于他的工作蓝本中。

  第一件事是向村干部队伍注入新鲜血液。李夏到来时正值高杨村“两委”换届,为了物色好人选,他“动了一番脑筋”。原来的村“两委”年龄结构偏大,甚至没有一个人懂电脑,李夏琢磨着让更多青年加入村“两委”班子。

  可实施起来却没那么容易。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,剩下的也把村干部看成是一件“苦差事”。为了打消村民的顾虑,那段时间李夏很少回家,他挨家挨户上门走访,成功发展了一名39岁的新支委。“新委员懂软件、文笔好、办法多,把村里党务开展得有声有色。今年俺们村被评为唯一的镇级优秀党支部!”胡德新说。

  从高杨村通往胡村塔的田埂路,晴时尘土飞扬,雨时泥泞不堪,一不小心人就会跌到旁边的菊花地里。不到1000米的道路,成为困扰两村群众的难题。去年9月,李夏开始谋划为村民修一条宽敞的机耕路。

  几个月的奔波,李夏带领村干部们跑下了项目、要来了资金,工程按照当初的设想破土动工。等到金秋十月菊花采摘时,曾经的土疙瘩将变成通途,然而,李夏却再也等不到那一天。

  来不及办的电话卡

  走进李夏的家中,并不宽敞的客厅里,一台崭新的钢琴让人眼前一亮。去年5月,女儿开始学习弹钢琴。“李夏本来想给自己买一台新电脑,后来跟我商量电脑不买了,给女儿买钢琴。”李夏的妻子说。

  这个年轻的父亲对自己近乎苛刻,对6岁的女儿却十分慷慨。

  在长安镇工作时,补发了工资补贴,同事们商量着一块去县城“打牙祭”。李夏每次都不好意思地回绝,他说“我得攒钱给女儿买钢琴,钱得计划着花。”

  由于在偏远乡镇工作,李夏只有周六日才有时间回到黄山屯溪区与家人团聚。他坐在客厅的台式电脑前赶材料,女儿弹奏的钢琴曲就是最好的伴奏。妻子在一旁整理房间,母亲忙着准备饭菜,他分外珍惜这简单的幸福。

  8月6日,是女儿钢琴考级的日子。几天前,女儿就缠着李夏想要一个电话手表做礼物,“这样想爸爸的时候就可以随时随地打电话了!”“只要你考过了,就给你买。”李夏向女儿打包票。考级的当天,平日腼腆少言的李夏每隔两分钟就向妻子询问女儿的考试情况,没等考试结果出来他已经偷偷选好手表款式下了单。

  8月9日下午,妻子在单位收到了李夏寄来的惊喜。“你给女儿买的电话手表已经收到了,就在我口袋里,等这个星期你回家就去办电话卡。”两人在电话里商量好,周末就去满足女儿的心愿。可母女二人最终没能等来李夏,这块电话手表也成了父亲送给女儿的最后一件礼物。

  在李夏和家人为数不多的合影中,一张照片抓拍下两个背影。那是在动物园的水族馆里,一个娇小的身子依偎在一个高大的身躯旁,顺着李夏手指的方向,女儿全神贯注地望着眼前一片湛蓝。(中国纪检监察报 王卓 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祎鑫)

 
 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CopyRight 2012-2019 www.cca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注册通用网址: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建设网,注册编号:20140507141455286
指导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
联合举办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廉政研究中心
京ICP备13028873号-2|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10701号
调研热线:400-856-6589|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3855905
本网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稿件须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本网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